图画描就 | 央行7月金融报表背后的故事

摘要: 一、央行资产负债表(调节基础货币)7月末,基础货币余额为29.91万亿元,全月下降4674亿元。 其中,央行


作者丨王剑  国泰君安首席银行业分析师

来源丨王剑的角度(微信号:wangjianzj0579)


央行资产负债表(调节基础货币)


7月末,基础货币余额为29.91万亿元,全月下降4674亿元。

 

其中,央行通过MLF、逆回购等货币政策工具,投放了5477亿元,政府收税、发债券等方式回笼了1.03万亿元。外汇占款流失一点点,没对基础货币产生显著影响。



可见,整个7月,因为缴税、发政府债券等政府因素,基础货币被动回笼,央行主动投放基础货币,加以对冲,从而使货币市场的流动性保持基本稳定。


广义货币变动的背后


基础货币下降,但市场还没太紧,这是因为广义货币也是下降的。7月末M2余额是162.90万亿元,全月下降2286亿元。

 

6月末,银行往往会组织存款,冲击半年报时点数字。因此,6月末存贷款规模数字会冲高,7月则回落。方法之一,是让很多理财产品在6月末到期,资金回到客户账上,形成了一般存款。7月,客户把存款又买成了理财产品,一般存款下降,非银存款大增。但这主要是M2内部的结构变化(大部分非银存款和一般存款都计入M2,它们之间的相互转化不影响M2总量),至于M2下降的原因,仍然要从M2派生来源上去解释。

 

全月M2净减2286亿元,但同时信贷投放了1.3万亿元M2(信贷只净增9000多亿元,但还要考虑到有4000亿元左右的地方债置换,因此实际信贷是净增1.3万亿元),因此,其他渠道回笼了1.54万亿元M2。现在,我们要拆分这1.54万亿元的回笼。


M2派生渠道还很多,我们前面已有多个报告详述,今天不展开,而是改用一种更清晰的画法。因为,大部分M2派生渠道都反映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。于是,我们把银行当月所有的行为列到表中,其中部分行为会影响M2(转下手机,或者转下脑袋运动下颈椎。单位亿元,近似到500亿元):


把手机横过来看图更直观哦?


其中,财政收支(缴税减支出)共回笼了约6500亿元M2,于是,其余投放非银等渠道回笼了8500亿元。

 

因此,这个月由于财政动作太多,又是缴税又是支出又是发债,发债还分置换和新发,有点复杂,因此掩盖了一些情况。剔除这些影响后,发现银行对非银渠道收缩了8500亿元,去杠杆力度仍然不小,难怪7月货币市场偏紧。


这反映了啥?


然后,这收缩的8500亿元“其他(银行投放非银为主)”,与4月份的情况较为类似。

 

首先,居民们购买了大量资管产品,体现为非银存款增加,一般存款下降(这不影响M2总量)。而同时,有了申购之后,非银(含资管产品)前面向银行借的钱,就可以还掉一部分了(3月、6月非银都向银行借了很多钱,干嘛用了?)。于是这就体现为,银行对非银债权净下降了4500亿元(其中银行的“股权及其他投资”——主要是些委外业务——是上升了3800亿元的,说明其他回购等放款渠道减少了8300亿元)。同时,有些非银可能有钱了,于是开始向缺钱的银行(可能是些小银行)拆出,于是非银对银行的债权(不计入M2的部分)净增加2000亿元。

 

这里,通过银行向非银回笼资金,以及非银向银行增加投放,共解释了6500亿元左右的M2回笼。还剩下一部分约2000亿元的M2回笼,是一些其他杂项。

 

这背后,其实是反映出银行将资管产品作为调节季末资产负债表的工具,引起某些数据的大起大落,但与实体经济关系并不大。

(完)



首页 -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的更多文章: